《沙丘》影视剧与原著小说的差异(文末有彩蛋) - 银河剧院 - 大阳城国际娱乐2017-www.2138.com太阳集团-app2007.com
  • Baidu
  • 论坛搜索
912查看 | 0回复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电影] 《沙丘》影视剧与原著小说的差异(文末有彩蛋)

[复制链接]

2211

主题

4227

帖子

116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4176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8-11-13 16: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目录:

一、1984年公映的《沙丘》电影
二、2000年播出的《沙丘》电视剧
三、2003年播出的《沙丘之子》电视剧

一、1984年公映的《沙丘》电影



本文以近三个小时的《沙丘:加长版》(Dune: Extended Edition)为比较对象。虽然名为“加长版”,但《沙丘》电影版依然没有表现《沙丘》原著小说的全部内容,毕竟原著的篇幅过于宏大。原著里的很多配角和支线剧情都没有在电影里讲述,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哈西米尔·芬林伯爵(Count Hasimir Fenring)及其妻子玛戈(Margot)的故事:

芬林伯爵是一个阉人,是贝尼·杰瑟里特(Bene Gesserit)育种计划的失败产物。他是一位门塔特(Mentat),是皇帝沙达姆四世(Shaddam IV)从小的玩伴、唯一信任的人。在哈科南家族离开后、阿特雷迪斯家族抵达前的过渡期,芬林伯爵担任阿拉基斯(Arrakis)的临时总督。阿特雷迪斯家族在阿拉基斯的住处(Residency)先前就是芬林夫妇住的。阿特雷迪斯家族离开卡拉丹(Caladan)后,芬林伯爵又成为卡拉丹的临时总督。不过,当最后沙达姆四世要求芬林杀死保罗·阿特雷迪斯(Paul Atreides)时,芬林拒绝了。

玛戈是一位贝尼·杰瑟里特,在阿特雷迪斯家族刚到阿拉基斯时,她留了一封秘信给杰西卡(Jessica),提醒她哈科南家族想暗害阿特雷迪斯家族。后来,为了让贝尼·杰瑟里特的育种计划万无一失,她还勾引费德-劳撒·哈科南(Feyd-Rautha Harkonnen)上床,并怀上了他的女儿。

除此以外,电影呈现的剧情和原著小说的主要差异在于:

电影里的保罗·阿特雷迪斯和费德-劳撒·哈科南明显年龄偏大。在小说开始时,保罗刚满16岁,费德-劳撒17岁。电影拍摄时,扮演保罗的凯尔·麦克拉克伦(Kyle MacLachlan)已经24岁了,扮演费德-劳撒的斯汀(Sting)已经32岁了。

在小说里,保罗称帝前其实和她的爱妾查妮(Chani)育有一子——大莱托·阿特雷迪斯二世(Leto Atreides II the Elder)。这个婴儿后来被他们的敌人杀害了。电影里完全没提这个婴儿的存在。


片头旁白说巴特勒圣战(Butlerian Jihad)开始于6041年。按照小说的设定,巴特勒圣战发生于宇航公会(Spacing Guild)成立前200年到108年。

在小说里,皇帝沙达姆四世在公开场合都是戴黑色的伯塞格(Burseg)头盔的。但在电影里他从未戴过头盔。


电影里的沙达姆四世有200多岁,看起来也年逾花甲。在小说里,他只有68岁,看起来只有30多岁。


电影里的贝尼·杰瑟里特圣母是光头,但小说里明确写到她们是有头发的。电影里的贝尼·杰瑟里特有心灵感应能力,包括保罗的年幼妹妹阿利娅·阿特雷迪斯(Alia Atreides)。但小说里明确说明她们的超强感知力并不来自心灵感应,而是依靠藥物(比如香料)和多年的严格训练。当然,她们无法隔墙感知另一个人的思维。


在电影里,没有变异的宇航公会成员似乎要依靠翻译器说话,但在小说里他们都能正常说话。


片头出现的宇航公会三级领航员是个漂浮在箱子里的巨大变异人。其实在第一本《沙丘》小说里没有出现过这种变异的领航员。变异的领航员最早出场于第二本《沙丘》小说《沙丘救世主》,即埃德里克(Edric)。小说里也没提过领航员的级别。


在电影里,基于声波的新武器“玄秘模块”(Weirding Module)是格斗术“玄秘之道”(Weirding Way)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沙达姆四世也担心阿特雷迪斯家族研发的“玄秘模块”会威胁到他的萨德卡(Sardaukar)军团。其实在小说里,玄秘模块并不存在。“玄秘之道”是徒手格斗术,由杰西卡传授给保罗。沙达姆四世担心的是阿特雷迪斯家族利用弗雷曼人(Fremen)对抗萨德卡军团。

有趣的是,玄秘模块后来进入了游戏《沙丘》和《皇帝:沙丘之战》(Emperor: Battle for Dune),同时成为游戏《沙丘2》、《沙丘2000》和《皇帝:沙丘之战》里阿特雷迪斯家族“声波坦克”(Sonic tank)的灵感来源。


保罗在电影里练习格斗技能时用的陪练机器其实没有在第一本《沙丘》小说里出现,而是出自《沙丘救世主》。这个机器被称为“假人靶子”(Target Dummy)。


在电影里,哈科南家族向韦林顿·尤伊(Wellington Yueh)医生传递情报是通过在尸体里藏信筒。在小说里,情报的传递方式非常简单粗暴:在远处的山崖上向阿特雷迪斯家族的住处发送一闪一闪的光密码。


在小说里,阿特雷迪斯家族在阿拉基斯的飞行器都是扑翼机。但在电影里,阿特雷迪斯家族的飞行器看起来就像普通的飞船。

在电影里,弗雷曼人的眼睛一会儿蓝一会儿不蓝。但在小说里,他们的眼睛永远是蓝的。


在电影里,帝国行星生态学家列特·凯恩斯(Liet Kynes)为了表达向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尊敬,按照弗雷曼人的风俗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在众人想起身反对时,莱托公爵指出了这是弗雷曼人表达尊敬的方式。随后,凯恩斯代表弗雷曼人与莱托公爵结盟。而在小说里,吐唾沫的是塔布尔穴地(Sietch Tabr)的领导人斯蒂尔加(Stilgar),做出解释的是邓肯·艾达霍(Duncan Idaho)。斯蒂尔加之所以向莱托表达尊敬,是因为阿特雷迪斯家族试图救一位被哈科南家族重伤的弗雷曼人信使。但斯蒂尔加并没有因此就与莱托结盟,毕竟他无法代表全体弗雷曼人。


在电影里,被束缚的杰西卡和假装昏迷的保罗被同时带到了弗拉基米尔·哈科南男爵(Baron Vladimir Harkonnen)及其门塔特皮特·德夫里(Piter de Vries)面前。在小说里,只有杰西卡被带到了这两人面前。杰西卡是在被抬出去的路上看到假装昏迷的保罗的。


在电影里,在被押送出帝国住处的路上,被束缚的杰西卡和保罗目睹了邓肯·艾达霍的战死。而在小说里,母子俩是先被关押在哈科南家族的临时指挥所里,然后被押送到一架扑翼机里。这架扑翼机原计划把母子俩扔进沙漠自生自灭,结果母子俩利用贝尼·杰瑟里特的音言(Voice)消灭押送他们的哈科南家族士兵,逃入沙漠后被艾达霍和凯恩斯所救。他们把母子俩送到一个弗雷曼人的临时庇护所。没想到萨德卡和哈科南家族的士兵很快攻入。凯恩斯负责护送母子俩撤离,邓肯负责拖住敌人。最后,保罗亲眼目睹邓肯被爆头。

在电影里,莱托公爵临终前吐毒气时,弗拉基米尔男爵因为离得远而逃过一劫,毒气最终只杀死了皮特。而在小说里,弗拉基米尔男爵没被毒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穿了屏蔽场。另外毒气不止杀死了皮特,还杀死了卫队长等房间里的很多人。


在电影里,斯蒂尔加的人发现杰西卡和保罗后没多久,贾米斯(Jamis)就因为和保罗决斗而亡。在小说里,他们俩的决斗发生在杰西卡和保罗回塔布尔穴地(Sietch Tabr)后。贾米斯找保罗决斗也不是因为保罗曾经打败他,而是因为贾米斯想验证杰西卡是否就是传说中救世主的母亲,保罗是替母决斗。

电影里没有表现列特·凯恩斯最后是怎么死的。按照小说的记载,他最后被抛弃在沙漠里,没有水,没有蒸馏服(stillsuit),死于香料爆炸(Spice blow)。


在电影里,保罗在沙漠中让查妮给他喂生命之水,随后引来了沙虫围观,没过多久,保罗就醒了。但在小说里,保罗喝生命之水是偷偷喝的,喝完后就深度昏迷。弗雷曼人甚至以为他死了,只有他母亲杰西卡相信他没死。但不管是杰西卡还是弗雷曼人都不知道保罗为何会昏死过去。当时查妮在南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保罗昏死三周后,查妮被杰西卡叫回穴地,她这才知道保罗昏死的事。查妮马上意识到保罗昏死是因为喝了生命之水。就在查妮让杰西卡转换一些圣水时,保罗醒了。

电影暗示弗拉基米尔男爵的侄子之一格洛苏·拉班·哈科南(Glossu Rabban Harkonnen)是被帝国的人斩首的。但在小说里,他是在弗雷曼人攻打阿拉基斯首府阿拉肯(Arrakeen)时被弗雷曼人处决的。具体处决方式小说里没提。


在电影里,阿利娅刺伤了弗拉基米尔男爵后,破坏了他的悬浮系统,导致他被抛出一个被炸开的洞,最后被沙虫吞噬。在小说里,阿利娅只是简单地用戈姆刺(Gom Jabbar)刺死了弗拉基米尔男爵。


门塔特图弗·哈瓦特(Thufir Hawat)在电影里没有死。而在小说的最后,沙达姆四世要求他用毒针杀死穆阿迪布。哈瓦特发现穆阿迪布原来是保罗后,选择了自杀。


电影最后阿拉基斯下起了雨。在《沙丘》系列小说里,阿拉基斯下雨要发生在《沙丘》第三本小说《沙丘之子》里,也就是第一本《沙丘》小说的故事许多年后,是弗雷曼人持续不断对阿拉基斯进行环境改造的结果。

二、2000年播出的《沙丘》电视剧



本文以近五个小时的《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Frank Herbert's Dune)电视剧DVD版为准。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沙丘:加长版》(Dune: Extended Edition)相比,电视剧相对完整地讲述了《沙丘》原著小说的全部故事,但依然有不少增删。其中最大的改动就是删除了玛戈(Margot)的故事,新增了大量伊勒朗公主(Princess Irulan)的故事:

在小说里,伊勒朗公主唯一一次真正有意义的出场仅仅在结尾。当时,保罗为了合法继承皇位,向被俘的皇帝沙达姆四世(Shaddam IV)提出迎娶伊勒朗公主。在小说里,陪伴哈西米尔·芬林伯爵(Count Hasimir Fenring)前往吉迪主行星(Giedi Prime)勾引费德-劳撒·哈科南(Feyd-Rautha Harkonnen)的不是伊勒朗和法拉赫(Farrah),而是芬林的妻子玛戈。玛戈是一位贝尼·杰瑟里特(Bene Gesserit)。她勾引费德-劳撒的目的是确保贝尼·杰瑟里特的育种计划万无一失。后来她还怀上了费德-劳撒的女儿。

此外,电视剧也没有交代阿特雷迪斯家族的门塔特(Mentat)图弗·哈瓦特(Thufir Hawat)的结局。阿特雷迪斯家族陷落后,哈瓦特被哈科南家族俘虏。哈科南家族向他的血液里注入了一种毒素,但解毒藥只有哈科南家族能提供。弗拉基米尔·哈科南男爵(Baron Vladimir Harkonnen)用这种方法逼迫哈瓦特为自己服务。哈瓦特当然也不会乖乖就范。一方面,他从内部挑拨费德-劳撒和弗拉基米尔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由于知道沙达姆四世也是屠杀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幕后凶手之一,因此他试图借哈科南家族的手向皇帝报复。最后,弗雷曼人(Fremen)攻克阿拉肯(Arrakeen)时,他也是与沙达姆四世一起被俘的人之一。沙达姆四世要求他用毒针杀死穆阿迪布(Muad'Dib)。他发现穆阿迪布原来是保罗·阿特雷迪斯(Paul Atreides)后,选择了自杀。

电视剧与原著小说的其它主要差异在于:

与小说相比,电视剧里的保罗·阿特雷迪斯和费德-劳撒·哈科南明显年龄偏大。在小说开始时,保罗刚满16岁,费德-劳撒17岁。电视剧拍摄时,保罗的扮演者亚历克·纽曼(Alec Newman)已经25岁了,费德-劳撒的扮演者马特·基斯勒(Matt Keeslar)已经27岁了。

在电视剧的第1集,保罗显得很叛逆、很不耐烦、很不成熟,甚至会有醉酒倾向。但在小说里,保罗是少年老成的典范,还没成年就已很明事理。


在电视剧的开头,阿特雷迪斯家族就已经在前往太空的路上了。电视剧几乎完全没有卡拉丹城堡(Castle Caladan)的镜头。而在小说的一开始有不少故事是发生在卡拉丹城堡里的,比如保罗和格尼·哈勒克(Gurney Halleck)的决斗练习、莱托·阿特雷迪斯公爵(Duke Leto Atreides)和保罗讨论帝国立法会(Landsraad)的微妙政治局势等。这些剧情被电视剧安排在了别处。


电视剧开头出现的宇航公会(Spacing Guild)领航员是个漂浮在箱子里的巨大变异人。其实在第一本《沙丘》小说里没有出现过这种变异的领航员。变异的领航员最早出场于第二本《沙丘》小说《沙丘救世主》,即企图谋反的埃德里克(Edric)。

在电视剧里,杰西卡(Jessica)和沙道特·梅普斯(Shadout Mapes)一起走进帝国住处(Imperial Residency)的温室。在温室里,梅普斯对杰西卡会说古老的语言而感到惊讶,但仅此而已。在小说里,梅普斯本来就对杰西卡的贝尼·杰瑟里特身份而惶恐。在杰西卡说了古老的查科布萨语(Chakobsa),并用贝尼·杰瑟里特的能力准确推测出梅普斯的一些隐私后,梅普斯跪倒在地,拿出了弗雷曼人的圣物——晶刀(Crysknife),试探地问杰西卡知不知道这把刀的含义。杰西卡其实不知道答案,只是想笼统地说刀是“死亡制造者”(Maker of Death)。但“制造者”这个词刚说出口,梅普斯就哀嚎起来,彻底相信杰西卡就是弗雷曼人传说中的救世主的母亲。原来,晶刀是用沙虫的牙齿做的,而弗雷曼人把沙虫称为“制造者”,所以杰西卡阴差阳错说对了。随后,梅普斯把她的晶刀献给了杰西卡。这件事过去后,杰西卡才发现温室。但在她走进温室前,梅普斯就厌恶地走开了。杰西卡是一个人探索温室的,并在里面发现了玛戈留给她的秘信,提醒她哈科南家族想暗害阿特雷迪斯家族。


在电视剧里,保罗在莱托公爵主持的会议上提出:“我们将把全部什一税所得以沙达姆四世的名义公开存入银行,然后从中扣除我们用于征税的合法费用。”在小说里,这其实是莱托公爵自己的想法。


在电视剧里,阿特雷迪斯家族在阿拉基斯(Arrakis)的飞行器看起来像尾翼上下小幅度摆动的昆虫。在小说里,阿特雷迪斯家族的飞行器都是扑翼机,更像鸟。


在电视剧里,寻猎镖(Hunter-seeker)企图暗杀保罗时,有一名弗雷曼人女仆在保罗的房间里。但在小说里,当时保罗一个人在场。

在电视剧里,寻猎镖的操纵者是被格尼·哈勒克杀死的。小说则没明确说谁杀死了寻猎镖操纵者。


在电视剧里,塔布尔穴地(Sietch Tabr)的领导人斯蒂尔加(Stilgar)为了表达向阿特雷迪斯家族的尊敬,按照弗雷曼人的风俗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在众人想起身反对时,保罗解释道,这是弗雷曼人表达尊敬的方式。而在小说里,做出解释的是邓肯·艾达霍(Duncan Idaho),不是保罗。那名被哈科南家族害死的弗雷曼人图罗克(Turok)的晶刀最后也到了艾达霍手里。


在电视剧里,为了拯救妻子而被迫背叛阿特雷迪斯家族的韦林顿·尤伊医生(Dr. Wellington Yueh)最后只见到妻子的尸体。但在小说里,他到死也没见到妻子的尸体。

在电视剧里,莱托公爵临终前吐毒气时,弗拉基米尔男爵因为离得远而逃过一劫。而在小说里,弗拉基米尔男爵没被毒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穿了屏蔽场。而且他发现毒气后马上逃出了房间并关上门。

在电视剧里,格尼·哈勒克怀疑杰西卡是叛徒是因为他在阿特雷迪斯家族沦陷的当晚看到了杰西卡的背影。而在小说里,图弗·哈瓦特从一名被捕的哈科南信使上获得一张纸条,上面声称莱托公爵的心爱之人会打击他、毁掉他。这才导致哈勒克和哈瓦特都怀疑叛徒是杰西卡。

电视剧没有讲述杰西卡和保罗是如何逃出哈科南家族的魔掌的。在小说里,两名哈科南家族的士兵负责用扑翼机把这对母子扔到沙漠里,结果在扑翼机上,母子俩用贝尼·杰瑟里特的音言(Voice)挑起两名哈科南家族士兵内讧。两名士兵死后,母子俩从驾驶员座椅下拿走尤伊医生为他们准备的应急包裹,逃入沙漠。


在电视剧里,是艾达霍把莱托公爵的玺戒和尤伊医生的自白书给了保罗。而在小说里,这两件东西都被尤伊医生放在了应急包裹里。

在电视剧里,艾达霍是被哈科南家族的扑翼机炸死的。在小说里,他在藏身处的通道里战死,保罗亲眼看到了他被爆头。

在电视剧里,贾米斯(Jamis)直接提出与保罗决斗,后来斯蒂尔加把晶刀给了保罗。在小说里,贾米斯提出决斗是想验证杰西卡是否就是传说中救世主的母亲,保罗是替母决斗。给保罗晶刀的不是斯蒂尔加,而是查妮。

在电视剧里,弗雷曼人的眼睛一会儿蓝一会儿不蓝。但在小说里,他们的眼睛永远是蓝的。

在电视剧里,杰西卡似乎没有在贾米斯的葬礼上说话。但在小说里,杰西卡也效仿众人表达了对贾米斯的哀悼。她说的是:“我曾是詹米斯的朋友。当他身上众神所聚的灵魂看到真理时,他的灵魂让步了,听凭我的儿子占了上风。”


在电视剧里,贾米斯留下的水是三十三公升,而且是直接给了保罗保存。而在小说里,贾米斯留下的水是三十三公升七又三十二分之三码,被汇入穴地统一的蓄水池,保罗只保留计水环(watercounter)。

电视剧没有提到保罗在穴地里的私密名字:乌苏尔(Usul)。在小说里,查妮一般用这个名字称呼保罗,而不用“穆阿迪布”。


在电视剧里,杰西卡认为弗雷曼人的圣母拉玛洛(Ramallo)是一名贝尼·杰瑟里特护使团成员。但其实小说没有明确这一点。


电视剧说保罗的主要追随者奥塞姆(Otheym)是从加拉库隆穴地(Sietch Gara Kulon)来的,其实小说里没有提及奥塞姆的家乡。


在电视剧里,一名伪装成走私者的萨德卡(Sardaukar)队长企图从背后暗杀保罗,但被俘虏了。而在小说里,是有十名伪装成走私者的萨德卡偷袭弗雷曼人的驻地,结果被弗雷曼人杀死七人,剩下三人被俘,队长是其中之一。


在电视剧里,保罗的弗雷曼人在进攻阿拉肯(Arrakeen)前还俘虏了一名宇航公会的代表。小说则没有提到这件事。


在电视剧里,沙达姆四世把弗拉基米尔男爵召唤到帝国首都凯坦(Kaitain)质问他阿拉基斯的情况。而在小说里,这段对话其实发生在沙达姆四世御驾亲征阿拉基斯后。


在电视剧里,阿拉肯决战爆发前,杰西卡对保罗说所有贝尼·杰瑟里特姐妹都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随后保罗告诉她,她是弗拉基米尔男爵的女儿。但小说没有说贝尼·杰瑟里特姐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比如伊勒朗就是一名贝尼·杰瑟里特,她显然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小说里,母子俩刚落难时,保罗就告诉杰西卡她是弗拉基米尔男爵的女儿了。


在电视剧里,弗拉基米尔男爵的侄子之一格洛苏·拉班·哈科南(Glossu Rabban Harkonnen)被愤怒的群众千刀万剐的同时斩首。小说没提他是怎么死的。


在电视剧的最后,有多名宇航公会的代表与被俘的沙达姆四世在一起,然后保罗当着大家的面声称自己有能力杀死阿拉基斯的所有沙虫,进而阻断香料供应。但在小说里,宇航公会的代表只有两名,而且沙虫和香料的关系只有弗雷曼人知晓,保罗只是简单声称自己有能力摧毁全部香料,但没说怎么摧毁。

三、2003年播出的《沙丘之子》电视剧



本文以四个半小时的《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之子》(Frank Herbert's Children of Dune)电视剧DVD版为准。其中第1集改编自小说《沙丘救世主》,第2集和第3集改编自小说《沙丘之子》。电视剧与原著小说的主要差异在于:

与小说相比,电视剧里的莱托·阿特雷迪斯二世(Leto Atreides II)和加尼玛·阿特雷迪斯(Ghanima Atreides)明显年龄偏大。在小说《沙丘之子》开始时,这对双胞胎兄妹才9岁。电视剧拍摄时,莱托二世的扮演者詹姆斯·麦卡沃伊(James McAvoy)已经23岁了,加尼玛的扮演者杰茜卡·布鲁克斯(Jessica Brooks)已经21岁了。

在电视剧里,弗雷曼人(Fremen)的眼睛一会儿蓝一会儿不蓝。但在小说里,他们的眼睛永远是蓝的。

电视剧没有提到保罗·阿特雷迪斯(Paul Atreides)在穴地里的私密名字:乌苏尔(Usul)。在小说里,保罗的爱妾查妮(Chani)一般用这个名字称呼保罗,而不用“穆阿迪布”(Muad'Dib)。


在电视剧里,帝国在阿拉基斯(Arrakis)的飞行器看起来像尾翼上下小幅度摆动的昆虫。在小说里,帝国的飞行器都是扑翼机,更像鸟。


在电视剧第1集,阴谋用邓肯·艾达霍(Duncan Idaho)的死灵(Ghola)推翻保罗统治的人是:贝尼·杰瑟里特(Bene Gesserit)圣母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Gaius Helen Mohiam)、特雷拉克苏面舞者(Tleilaxu Face Dancer)赛特尔(Scytale)和前朝公主温西西娅(Wensicia),其中温西西娅是主导者。他们的秘密聚会点在萨卢萨二号行星(Salusa Secundus)。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这个阴谋的策划者是: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赛特尔、宇航公会(Spacing Guild)领航员埃德里克(Edric)和前朝公主伊勒朗(Irulan),其中伊勒朗甚至是被最后叫来的,她并不是真心想谋反。他们的秘密聚会点在沃勒克九号行星(Wallach IX)。


在电视剧第1集,伊勒朗对查妮说自己能与他人通奸,查妮反唇相讥道,只要她别生孩子,想与谁通奸都行。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这段对话其实发生在伊勒朗和保罗之间。


在电视剧第1集,保罗的妹妹阿利娅·阿特雷迪斯(Alia Atreides)通过对抗十一片旋转的悬浮利刃来派遣性欲。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她的对手其实是一个可以不断增加难度的“假人靶子”(Target Dummy),她把难度调到十一档。


在电视剧第1集,帝国首相斯蒂尔加(Stilgar)带着伪装成利奇娜(Lichna)的赛特尔来见保罗。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当时在场的不是斯蒂尔加,而是安全官班纳吉(Bannerjee)。


在电视剧第1集,保罗的老部下奥塞姆(Otheym)脸上似乎没有受伤。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他的半边脸已被严重毁容。


在电视剧第1集,熔岩弹(stone burner)爆炸时,保罗身边只有刚刚奥塞姆送给他的比贾兹(Bijaz)。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当时帝国军队已经抵达,开始搜捕谋反者。因此熔岩弹爆炸时,有不少帝国军人都致盲了。


在电视剧里,保罗失明后只是眼球变黑。但在小说里,他失明后不久就被摘除了眼球,只剩下两个空空的眼窝。


在电视剧里,邓肯·艾达霍的死灵有一双正常的眼睛,但没有别的名字,只受过门塔特(Mentat)训练,而且不知道特雷拉克斯人把他送给保罗的原因。而在小说里,他的眼睛是人造的金属复眼。在尚未完全恢复邓肯·艾达霍的记忆前,他名叫“海特”(Hayt)。除了门塔特,他还是一名禅逊尼派(Zensunni)哲学家。他刚见到保罗就直言自己是来毁灭他的。


在电视剧第1集的中间靠后部分,前朝皇帝沙达姆四世(Shaddam IV)去世。但第一本《沙丘》小说的附录四指出,沙达姆四世死于公会后10202年,也就是《沙丘救世主》的故事前几年。


在电视剧第1集,温西西娅要宇航公会帮她在阿拉基斯(Arrakis)抓一条沙虫到萨卢萨二号行星,从而打破保罗对香料的垄断。虽然小说《沙丘救世主》也提到宇航公会偷猎沙虫,但此事与温西西娅毫无关系,而是谋反的弗雷曼人所为,因为当时除了弗雷曼人,没人知道沙虫与香料的关系。


在电视剧第1集,比贾兹闯进阿利娅的房间,告诉邓肯·艾达霍的死灵他的真实目的。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这一幕发生在监禁比贾兹的房间里,当时邓肯的死灵是去探监。


在电视剧第1集,保罗带着待产的查妮前往沙漠穴地后,阿利娅留在阿拉肯(Arrakeen)。她逮捕了弗雷曼人叛徒科巴(Korba),同时许可了处决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和埃德里克。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科巴在保罗失明后就被逮捕了。阿利娅跟着保罗和查妮一起去了沙漠穴地,而且查妮去世后,是她把赛特尔带到了保罗面前。保罗退位,阿利娅成为摄政后,她才处决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和埃德里克。


在电视剧第1集,查妮去世时,保罗陪伴在她身边,告诉她有些事不可避免,同时失去预知能力。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查妮去世时,保罗在产房外面。他在电视剧里对查妮说的话在小说里是对邓肯·艾达霍的死灵说的。查妮去世后过了一段时间,保罗才失去预知能力。


在电视剧第1集,邓肯·艾达霍的死灵一变回邓肯·艾达霍就飞刀杀死比贾兹,随后,保罗借助儿子的视野迅速蹿到赛特尔身后并杀死了他。而在小说《沙丘救世主》里,先是保罗借助儿子的视野飞刀杀死赛特尔,接着保罗给一双子女命名,最后比贾兹再一次提议由特雷拉克斯人“复活”查妮,邓肯·艾达霍才把他杀死。


在电视剧第2集,莱托二世和加尼玛第一次谈到“幻象”、“金色通道”(Golden Path)、“贾科鲁图”(Jacurutu)等概念时,都是以自己的人格。而在小说《沙丘之子》里,他俩第一次谈论这些概念时,分别用的是父母亲,即保罗和查妮,的人格。


在电视剧里,伊勒朗的眼睛始终是黑色的。但小说《沙丘之子》指出,在阿拉基斯生活了二十年后,伊勒朗的眼睛也像弗雷曼人一样变蓝了。


在电视剧第2集,在萨卢萨二号行星控制拉扎虎(Laza tiger)的是弗雷曼人帕利姆巴沙(Palimbasha)。在小说《沙丘之子》里,一开始在萨卢萨二号行星控制拉扎虎是一名萨德卡(Sardaukar)军人,军衔为“莱文布雷赫”(Levenbrech)。他很快就被温西西娅灭口了。拉扎虎被送达阿拉基斯后,才转由帕利姆巴沙控制。


在电视剧第2集,杰西卡夫人抵达阿拉基斯时,一开始平安无事,双胞胎在迎接她的人群中,接着传教士(Preacher)出现,指控所有人都腐化了穆阿迪布的宗教,然后刺客出现,行刺未遂后自爆,最后杰西卡在斯蒂尔加、格尼·哈勒克(Gurney Halleck)和齐亚伦科·贾维德(Ziarenko Javid)的陪伴下走入自己的房间,在途中初步了解了传教士的情况。双胞胎是后来在杰西卡的要求下被伊勒朗带去塔布尔穴地(Sietch Tabr)的。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杰西卡夫人刚下飞船就给了阿利娅一个下马威:格尼·哈勒克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人海中所有的危险分子全部制服。当时双胞胎不在人群中,已经在塔布尔穴地了。传教士也不在。他甚至到死都未和杰西卡面对面过。自爆刺客也不存在。欢迎仪式后,杰西卡不情愿地被贾维德带去参加了形式主义的洁净仪式(Lustration ceremony)。后来,杰西卡先后通过贾维德和加尼玛对传教士有了初步的了解。


在电视剧第2集,邓肯·艾达霍亲眼目睹了阿利娅与贾维德偷情。小说《沙丘之子》其实没有提到这一点,仅仅指出邓肯知道阿利娅与贾维德的奸情。


在电视剧第2集,伊勒朗对温西西娅送给阿特雷迪斯双胞胎的长袍表示疑虑,阿利娅因此迁怒于伊勒朗,认为她的举动会导致阿特雷迪斯家族和科里诺家族(House Corrino)的紧张关系升级。而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这两人对这份礼物的态度是相反的,伊勒朗认为但收无妨,阿利娅觉得其中有诈。


在电视剧第2集,阿利娅和杰西卡举行朝会时,第一位陈情者还没说话,加迪安·阿勒法利(Ghadhean al-Fali)就冲进来请求杰西卡的帮助,然后杰西卡与阿利娅发生争执,接着阿利娅的人刺杀杰西卡未遂,最后阿勒法利护送杰西卡逃入沙漠。
而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这段剧情的原本顺序是这样:第一位陈情者把话说完后,阿勒法利才作为第二位陈情者说话。他非常遵守秩序。结果他刚开口就发生了杰西卡遇刺未遂事件。阿勒法利还把刺客杀死了,因为他误以为刺客的目标是他。接着朝会继续,阿利娅和杰西卡才发生争执。杰西卡由此确认阿利娅已被弗拉基米尔·哈科南男爵(Baron Vladimir Harkonnen)的人格控制,于是让阿勒法利和五位敢死队员护送自己逃入沙漠。


在电视剧第2集,阿利娅要邓肯除掉杰西卡。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她只是要邓肯绑架杰西卡,这样她就能把此事怪罪到科里诺家族头上,从而打击政敌的声誉。


在电视剧里,双胞胎遭到两头拉扎虎追杀后,加尼玛摔倒昏迷,莱托二世独力消灭两头老虎。加尼玛醒后误以为莱托已死。而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这两头老虎其实是兄妹俩合力杀死的。然后加尼玛自我催眠,把“莱托命丧虎口”的想法植入自己的意识,从而保护莱托继续探寻金色通道。


在电视剧第3集,加尼玛用晶刀(Crysknife)简单粗暴地捅死了帕利姆巴沙。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她的手段更隐蔽:就地取材,自制一支毒飞镖,伪造帕利姆巴沙被毒虫叮死的现场。


在电视剧第3集,邓肯顺利带着杰西卡来到萨卢萨二号行星。在科里诺家族的城堡里,萨德卡军官泰卡尼克(Tyekanik)告诉杰西卡,莱托二世已死,加尼玛下落不明。温西西娅则要杰西卡公开声明,她是作为贝尼·杰瑟里特的特使自愿拜访科里诺家族的,还要她以贝尼·杰瑟里特的课程训练儿子法拉登·科里诺(Farad'n Corrino)。随后,温西西娅一直关心着法拉登的学习,最终主动向杰西卡提出联姻——加尼玛逃过一劫,可以嫁给法拉登。杰西卡让邓肯回阿拉基斯,把联姻的提议汇报给阿利娅。法拉登一直要到抵达阿拉基斯时才流放她的母亲。
而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这段剧情的原貌是这样的:邓肯带杰西卡去萨卢萨二号行星时,是把她绑在扑翼机椅子上的。到了萨卢萨二号行星后,邓肯和杰西卡一开始也都被科里诺家族绑了起来。法拉登告诉杰西卡,莱托已死,但加尼玛活了下来。他知道这个阴谋是母亲温西西娅一手策划的,因此当着邓肯和杰西卡的面提出要把母亲流放。杰西卡一方面知道法拉登是一个正直单纯的人,另一方面也想进一步分裂科里诺家族,于是主动提出她会公开声明自己是作为贝尼·杰瑟里特的特使自愿拜访科里诺家族的,还会以贝尼·杰瑟里特的课程训练法拉登。突然,邓肯因为阿利娅的背叛而选择自杀。科里诺家族这才为他俩松绑,并赶紧医治邓肯。让加尼玛与法拉登结合其实是阿利娅的主意,与温西西娅无关。温西西娅被儿子流放后,就失势了。


在电视剧第3集,斯蒂尔加把逃到塔布尔穴地的伊勒朗和加尼玛又送回给阿利娅。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伊勒朗和加尼玛几乎一直和斯蒂尔加在一起。


在电视剧第3集,贾科鲁图穴地为了把莱托二世变成像阿利娅一样的疯子而大剂量喂他吃香料。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是阿利娅假借杰西卡的名义让不明真相的格尼·哈勒克喂莱托吃大剂量香料。


在电视剧第3集,邓肯向阿利娅直言自己不再效忠于阿特雷迪斯家族。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这番话是他在启程返回阿拉基斯前向杰西卡说的。


在电视剧第3集,莱托二世的手在贾科鲁图穴地与一小群沙鲑(Sandtrout)融为一体,随后由沙鲑生成的新皮肤在莱托身上慢慢生长,逐渐覆盖越来越多的地方。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莱托是逃出贾科鲁图后,在一个叫舒洛克(Shuloch)的地方开始与沙鲑融合的。而且一开始就是一大群沙鲑覆盖满他全身——除了脸。


在电视剧第3集,杰西卡一开始就教法拉登格斗技能“玄秘之道”(Weirding Way)。在小说《沙丘之子》里,杰西卡教法拉登的第一课是自如地看到自己的手幼年和老年的模样。


在电视剧第3集,贾维德在劝斯蒂尔加放弃中立立场时被邓肯捅死。在小说《沙丘之子》里,邓肯和斯蒂尔加在谈话时,贾维德闯进房间,结果被邓肯捅死。


在电视剧第3集,倒向起义军的斯蒂尔加率领沙虫大军挺进阿拉肯。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阿利娅派布尔·阿加维斯(Buer Agarves)去找斯蒂尔加接回伊勒朗和加尼玛。阿加维斯虽然被斯蒂尔加杀了,但他身上的跟踪器暴露了斯蒂尔加的位置,导致斯蒂尔加的队伍被捕。


在电视剧第3集,传教士(保罗)最后一次进入阿拉肯时,格尼成了他的向导。在小说《沙丘之子》里,他最后的向导是莱托二世。


在电视剧第3集,莱托二世是和加尼玛秘密重聚的。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他们俩是在众亲戚间重聚的。莱托说了暗语“金色通道”,解除了加尼玛的记忆,让她想起来莱托其实没死。


在电视剧第3集,阿利娅微服参加传教士的最后一次布道,结果被传教士认出来,传教士还低声叫她“妹妹”。这时,贾科鲁图穴地的穆里兹(Muriz)一刀捅死了传教士。在小说《沙丘之子》里,阿利娅其实很早就微服参加过传教士的布道,并且确认传教士就是保罗。传教士最后一次布道时,杀害他的是阿利娅手下的某个无名教士。


在电视剧第3集最后,阿利娅用刀把自己刺死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她是跳窗而死的。


在电视剧第3集最后,杰西卡回卡拉丹,斯蒂尔加回沙漠,加尼玛对法拉登说:“就像我的母亲不是合法的妻子一样,你也不会是法律上的丈夫。”但在小说《沙丘之子》里,莱托二世最后在杰西卡、斯蒂尔加等亲朋好友见证下坐上金狮皇座(Golden Lion Throne),成为帝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神帝(God-Emperor)。他结束弗雷曼内战,让所有弗雷曼穴地效忠于自己;他彻底控制了香料生产;他接管了贝尼·杰瑟里特的育种计划。加尼玛在电视剧最后对法拉登说的话其实是莱托对法拉登说的。

最后,说一个《沙丘之子》电视剧里的有趣彩蛋:



阿利娅和她的哨兵们用的望远镜好像来自另一个宇宙——望远镜内的文字其实是《星球大战》里的奥里贝什文(Aurebesh),从上到下转写成拉丁字母依次是:

Chris Zanara AREA 51 BiteMe!
Youre Stil Watching? I Cant Believe it
These
Lights do not sing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